佛系生活中

第三次了……在屏蔽就链接吧!!因为被屏蔽,倒着看 ̄  ̄)σ
我和某包大佬合写的一篇,我写上她写下【肯贝肯】
想要评论……嘤嘤嘤,这是新文的番外,新文还没动手,但是把番外憋出来了!

俩个小短片

鬼节即兴发挥写的,如有撞梗,删。

片段1     鬼节
   传说每到鬼节之时,鬼门关大开,死去的灵魂分分涌出去寻找亲人的乞怜而烧的纸钱和食物。
    而那些罪孽深重的鬼也可以在这天从地狱无尽的折磨中探寻亲人。
   光之国
   众所周知光之国是没用黑夜的,也不信鬼神之说,因为死后身体与灵魂都会回归火花塔为它提供能量。
   很不巧,某个堕入黑暗的战士因为时空裂缝的原因。并没有完全的回归火花塔,而今天就是传说中鬼门打开的日子,那么这罪恶滔天的鬼魂会做什么呢?
   地球
  一位少年在自家门口星云庄烧着什么。
 “抱歉……”少年一直对着空气不断道歉,一遍一遍,直到瞳孔中倒影的火光慢慢熄灭。
   少年走后,风吹过,带起片片纸灰。一个淡淡的身影显现,那是!银红色的花纹,熄灭的计时器,微微上调的眼灯,无一不述说着这个身影的名字,没错,他就是早就已经死去的贝利亚。
  此刻,贝利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地面的纸灰与食物。他还有时间,在鬼门关关门之前,他要去完成他一直遗憾的事情,并且要在明天之前回到光之国回归火花,否则……孤魂野鬼也罢,要是变为厉鬼再次祸害宇宙,他已经受够了。
    寻着少年的步伐,轻轻飘进星云庄里。看着还在吃泡面的少年,微微发怒。他很想告诉少年,星云庄的账户里有他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是,不能触碰,无法听见看见的灵魂态。
   少年突然自言自语起来“呐,父亲,他们都说今天是鬼节,死去的灵魂会出来寻找自己最亲的人寻求他们的乞怜……您,会来吗?”回应少年的只有寂静。
   “唉……我真傻。”自嘲一会,少年就抵挡不住困意渐渐睡去。
    在确认少年睡熟之后,贝利亚才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光能量轻轻包裹住少年,就像把少年完全抱在自己怀里。虽然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但是为了自己孩子在所不辞对吗。
    睡梦中的少年只觉得自己身处于温暖的怀抱中。
“好温暖……好……就像,就像……”就像自己被父亲抱住的那时,只不过少了许些黑暗与疯狂。
   天快亮了,他得走了,只在少年额头上留下一个触碰不了的吻。
“铛,铛,铛”
“再见,我的儿子……”
   
片段2   鬼节
      一次次的战斗磨灭了少年的稚气,他变得坚韧,强大,如同他父亲一样。日复一日,守护着地球,直到新的战士替代了他。
     
      渐渐衰老的身体让他明白自己时日不多了,毕竟自己还有地球人的血脉,并不像赛罗哥哥们拥有长久的寿命,他会衰老,会死完,身体化为尘土,灵魂化为乌有。
        
     “是不是死了,也可以见到父亲了呢?”少年不止一次这样想着。
   最终,少年选择战死,在鬼节这一天与一个强敌同归于尽。
    
     很疼,四周都是黑暗,冰冷的,绝望的黑暗……
 
       睁眼,他看到自己透明的双手,轻叹,他和他父亲一样没用回归火花塔……
   
 少年蜷缩起来,陷入沉睡。一道门,在少年睡着之后开启,柔和的白光中,走出一道身影,轻柔的抱起少年再次回到门里。
 
 “欢迎回家,儿子”温柔的轻吻终于触碰到少年的额头。

漫展上看到的,哇哈哈哈23333333,被我强迫做各种羞涩的动作~本来还有雷狮来调戏金的,但是手滑删了,哭唧唧

光阴【7】

黑暗赛罗…和当年的我真像…——by贝利亚
  光明…并非我宿主!——by赛罗
  赛文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给了他照耀内心的光芒
  让他有了勇气来面对这个残酷、冷漠、不公平的世界
  赛文教他许多防身和格斗招数,在他努力刻苦的练习和自身天赋极高的磨练下,在同龄人里已经很少有能打败他的了
  他一天天的成长起来,变得越发的强大
  但他不欺凌弱小,他只不过是想不被欺负而已,想保护自己而已…
  赛文与梦中的那个现实中不存在的“父亲”的红色身影几乎完全重合
  所以在赛罗跟赛文说可以叫他父亲的时候,赛文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赛罗内心里被封锁的光明大门也有要敞开的迹象
  而且——赛罗在这么多年里,第一次,开心的笑了
  他有父亲了…他有亲人了…他不是孤独一人了
  但…赛文给了他希望,却又亲手把它——捏的粉碎
  他内心好不容易多了点色彩,却因为这件事…变得比以前更加的黑暗…阴沉
  封锁光明的大门不但没有打开,反而多了一层枷锁…
  某天赛罗遇见了他最不想遇见的一些人,就是当初在他没有抵抗力的时候一直欺凌他的那些人
  一开始他们挑衅赛罗,他并没在意,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但后来不知道谁最先上来要给赛罗一拳,结果被赛罗一个过肩摔给直接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后来一看一个人不行就直接一起上了,谁知当时的赛罗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他了
  现在的他,可以毫不费力的打败比他大些岁数的人
  在几分钟的打斗后,赛罗依然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旁边躺着的都是那些想欺负他的人
  当时他比那些想欺负他的人还要小了平均两岁左右…
  赛文巡逻的时候,正好看到赛罗在和那些人打架,结果不意外的全都被赛罗打倒了
  急忙过去看看他们的伤势
  赛罗看到赛文的时候正想解释,却被赛文打断
  并且非常冷漠的对赛罗说
  (你…不陪当我儿子!)
  这让赛罗内心的希望一下跌倒谷底,感觉心被谁重重的捏了一下,心脏要裂开似得痛苦
  心…在流泪…在流血…
  之后赛罗便在福利院一直不肯出门,不管外面的赛文怎么叫也没有任何回应——赛文在回去警备队的时候从那些人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真相,他知道…自己错怪了赛罗他让赛罗伤心了…
  什么叫他不配当自己儿子…明明是自己——不配他他父亲!
  赛罗好不容易出来了,但却消瘦了很多,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冷漠…表面一点波澜都没有…
  璀璨般的眼眸也不再明亮…反而异常的…黯淡…一点光芒都没有的黑暗…
  (没人可以相信…没人!)
  孤独…才是我永恒不变的宿主!
  8岁那年——赛文要去那个被称为“水星”的地球去战斗,去保护那里的人们,为他们而战斗…
  但在赛文走的那天,他并没有看到那红蓝相间的身影
  还在生气啊…都这么久了…
  直到最后也没有看到他,带着懊悔和自责飞向了地球
  可能赛文不会知道,赛罗一直在等离子火花塔的顶部坐着看着他,注视着他
  可能赛罗并没有那么恨赛文吧…
  10岁了,赛罗在竞技场获得了“不败传说”的称号
  看着一个个对手被自己打倒在地,自己内心却没有一丝开心的感觉
  不败传说又有什么用?
  有何意义?
  还不是照样没有人会靠近他,反而更加的疏远…他们嫉妒赛罗的天赋,眼红赛罗的强大
  现在的赛罗…任然是被别人当做怪物、怪胎来看待…
  没人把他当这个星球的一份子
  也没人把他当同类来看待…
  他注定——是孤独的吗?
  他注定——不会被接受吗?
  他又想到了几年前,把他当亲人一般看待的赛文…因为赛文接受他,帮助他,关心他…
  那绝对是他直到现在为止最开心温暖的几天…
  过去早已是过去
  回不来了…
  不知为何…晶莹的眼泪流下,滴在光滑明亮的地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急忙擦干,好在没人看到
  哭?为什么哭?哭给谁看?
  对啊…孤独的人…再哭…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他,问候他
  (我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呢…)
  12岁,已经没人敢惹他了,没人能欺负他了
  把当年欺负自己的对手一个个打趴在地上,跪着求饶着说不要杀他们…
  他们的眼里全是恐惧、不安和惊慌
  其中有几个还说——我们不能互相残杀啊…
  互相残杀?我没有啊…我又不是你们同类…我是怪物、怪胎、孬种…懂吗?恶心…为了逃命,连尊严都没了…
  他肆意嘲笑着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那群人,把他们欺负自己时的话语全都还给他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当初你们怎么对待我的,我现在加倍奉还!
  虽说他笑了,却也不是真正发自内心开心的笑,而是——嘲笑
  即便这样,也无法掩盖眼中的冷漠
  他不在脆弱
  他不在哭泣
  他变得坚强
  他变得冷漠
  14岁的他走在街上,无意中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面有一个人被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干什么
 敏锐的耳朵听到了那个人的哭声,走过去一看——他被那群人他被那群人围打中
  那些人正是欺负自己的那些人
  他们现在打不过自己,就找比自己还弱的人去欺负他们,把他们当出气筒
  不知为何,明明想掉头就走的赛罗却还是走了过去,示意让那个被欺负的人先走
  那群人看到是赛罗不禁大惊失色,但这回却没有逃走,他们找了一个大一些的人来对付像赛罗这样的人
  可惜…还是被赛罗几招搞定
  刚想走出去的时候,便看到眼前突然暗了下去,一个火红色的身影挡在了面前——是赛文
  当时赛罗内心还非常激动…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
  但等待赛罗的却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正好打在自己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但,表面不是最疼的…心,才是最痛的…
  他还没反应过来,赛文就训斥到(当年教你那些格斗技巧,不是让你欺凌弱小的!这么多年,还以为你可以长点记性,没想到还是这样!你太让我失望了!)
  有些缓过神了之后,突然大笑起来,还带有一些哭腔…
  (对啊…我欺凌弱小了…我让你失望了啊…)
  果然你说的没错…我不配…当你儿子…
  赛文看着这样的赛罗,感觉自己可能看错了事实,但当赛文回过神的时候,赛罗已经离开了…
  带着沉重的心伤,离开了赛文的视线中…
  过几天赛文见到赛罗的时候是在银十字里,全身都是伤口和淤青
  有点胆怯的问身旁的艾斯(他…怎么受伤这么严重?他不是很厉害吗?)
  (见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心不在焉,过了一会便看到他被那群小混混给围打…我上去制止了他们并押送到警备队让他们反省一下…哦对了,还有一个小孩也过来说这几个人欺负他…看来不光需要反省,得拘留几天了)
  然后给赛文看了一下不知何时出现的屏幕,上面的人就是他看到赛罗打败的那几个——原来他们是混混…那也就是说…
  我又一次让赛罗…伤心失望了…
  他只不过是为了保护那个小孩,他并没有做错啊…
  我竟然打了他…我竟然亲手打了根本没有错的——亲生儿子!
  赛罗醒来后,对赛文已经任何好感都没有,甚至比对陌生人还要冷漠至极…
  赛文也没说什么,毕竟也是自己的错…他想恨…就恨吧…
  15岁了
  他已经和几年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现在的他,实力已经可以完全碾压比他还要大许些的梦比优斯了
  他曾认为现在的他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在未来的几天里他又立刻否定了这个事实…
  他有了一个愿意和他待在一起的——朋友
  赛罗从来就没有想过竟然有人想和他这个怪物交朋友…
  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做任务、吃饭、练习格斗…
  赛罗对他也从开始的冷漠变为接受
  他感觉很开心
  但却不知为何想到了赛文那火红的身影…
  几天后有一个任务需要他和那个朋友还有一些同龄人一起去完成但,任务中出了些小问题,他们遇到了7头怪兽
  从来只是在竞技场用虚拟怪兽来练习的他们根本没有实战过,见到这几头怪兽便全都慌了
  笨拙的冲过来到赛罗众人的身旁,已经被惊吓到不知道怎么攻击的那群人全部被怪兽一个个咬烂、撕碎…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
  当然,其中还有着赛罗朋友的血液…
  当时赛罗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疯也似的冲向那群怪兽,摘下有着寒气的两个头镖,将那些怪兽一个个砍倒
  脸上还溅上了许些怪兽那粘稠的血液…
  他是唯一一个在这次任务中活下来的人——当时出去做任务的人总共有10人!
  明明自己是被派去要保护他们的…
  在那群人中明明自己最强…却也保护不了他们…就连唯一一个愿意把自己当朋友的他…也没保护好…
  真是一个废物…
  好不容易有了朋友
  好不容易,内心的冰有融化的迹象
  却又破碎掉,就像从前,赛文给自己的感觉一样
  终究是孤独的…
  终究是怪物
  没人要的野孩子
  仅此…
  而已…
  不配拥有爱,从来都是…
  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感觉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在了…
  可以理解他的父亲没有了…为什么…愿意和他说话的朋友也没有了…
  但命运就是如此的喜欢开玩笑…
  他知道——他需要变强!变得更强!

光阴【6】

“这样啊…”
  贝利亚走到废墟旁边,弯腰,像是要捡起什么东西似得
  泰罗“你要做什么?”
  “模拟一下赛罗攻击光之国的情况…”
  “模拟!?”
  众人异口同声惊讶的说到
  “你们还是不懂赛罗,我和他打了这么久,我也知道了些,所以,现在要再造洛普斯,不过,是要造当初第一个造出来的黑暗·洛普斯·赛罗!”
  当初第一个造的洛普斯是最成功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的…
  也因为当初材料不够,后来造出来的洛普斯都达不到要求,就等于次品了
  光之国的废墟对于贝利亚而言就是个宝,几乎都可以成为制作材料,所以制造起来可比在银河帝国那边造的快些,而且质量更好一些
  此时,黑暗赛罗好像也知道了贝利亚他们要准备反击似得
  但他并没有慌乱,反而非常镇定和冷静
  现在是什么情况?明明知道对方要攻击,却不准备防御…他到底在想什么?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下一次战斗…一切事情,就该结束了…)
  黑暗赛罗表情凝重,仍然是以往的冷漠,这和那个给人感觉很心疼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洛普斯也已完成,现在的这个洛普斯的战斗力就犹如当年在怪兽牧场第一次见到的赛罗一样——
  爆发能力异常的强
  赛文等人单打赛罗的时候,没人能打败他,但贝利亚让他们群攻的时候,洛普斯也有些招架不住,所以贝利亚就让他们一直练习团体合作进攻
  现在的贝利亚真的很像一个教官
  休息时,雷欧问贝利亚
  “你怎么这么了解赛罗?洛普斯的战斗方式…真的…好像他…”
  “太像了…”
  雷欧都不禁感叹
  这和当初那个还是自己徒弟的赛罗…太相似了
  要不是因为洛普斯的颜色和他没有情绪的声音,可能真会把他当赛罗来看待
  当然,赛文他们都这样
  口上说他们很恨赛罗,但,赛罗终究是他们的一员…虽然心里恨他…也非常爱他…
  他的欢笑
  他的眼泪
  他的不屈…
  都是不变的过去…
  他们多么希望,那个开朗的大少爷再次回来…
  但有些事,发生了,就再也挽不回来了…
  “我了解赛罗啊…不光是我和他当了这么久的宿敌…还有一件事…”
  贝利亚缓缓说到
  “什么事?”
  “知道当年我强制附身赛罗的那件事吧?当年附身后,我看到了——他的记忆…”
  “!!!”
  “就因为看过他的记忆,我才能知道,那个看似很开朗的大少爷…其实很悲伤…”
  “…记忆…吗…”
  记忆回忆
  光之国虽然一直都是光芒四射,人们都是互相帮助,人人相处的都异常和谐,所以被宇宙之外的人们都说是没有纷争和光明的星球
  但,这只是表面的光明,人们其实不知道光之国在这耀眼的光芒下是多么的肮脏…
  福利院内,一个小小的看似只有5岁左右的身躯蜷缩在一个角落,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和淤青
  金色的眼眸里有着不符年龄的冷漠和倔强
  弧度不算大的两个头镖发出寒冷的银光
  他,就是——赛罗!
  5岁的他不懂得反抗
  经常一群比他大一些的人总合伙欺负她,嘲笑他,嘲讽他
  就是因为他不符合常人的红蓝双色…
  就连福利院的院长也瞧不起他
  5岁的他,经历了和他同龄人完全不相符的童年,一个…阴暗的童年…
  小孩欺凌他
  大人瞧不起他
  所有人都远离他
  说他是恶魔派来诅咒他们的
  一句句话刺进他那幼小而脆弱不堪的心脏
  流下的泪水不是咸的…是苦涩的…
  虚伪善良的背后,藏下了太多的…冷漠…与残酷…
  表面的光明…遮掩住了漆黑的黑暗…但遮掩不住黑暗的本性…
  7岁的他,知道了什么是反抗
  也尝试过反抗
  但又有什么用呢?
  反而得到的是更多的欺凌和挨打而已…
  所以他便不再尝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一切的疼痛
  孤独的他
  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旧伤未好,新伤却多了许些…
  但,他幸运的遇到了那黑暗中的一丝光芒…照亮心中的那一缕曙光…
  他,遇见了——赛文

光阴【5】

对于过去,现在的我是影子…——by贝利亚
  对于现在,过去的我是影子…——by赛罗
  第二天雷欧是第一个醒来的
“啊…昨天竟然被打晕了…”
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眼神有些迷茫
“醒的真慢…你多久没休息了?”
贝利亚看着一旁刚刚“睡”醒的雷欧问道
这是多久没休息了啊…昨晚下手不重,本以为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一两个人…结果一个个都睡得跟死了似的
一看就知道好久没休息造成的
一个个都没有自觉性…让人头疼…
算了,毕竟都还小,不懂事…
地球,对于贝利亚而言,他们都只是乳臭未干的小孩而已,毕竟他已经15万岁了
“不记得了…”雷欧略显尴尬的说
“…”
果然好久没休息了…
而后,接二连三的赛文等人也都醒来
“这几天你们必须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别总是嘴硬说不睡!看看你们一个个,被打晕之后这么久才醒来,万一真在战场,你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贝利亚现在真的好像在教训一群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
赛文等人也只是沉默不语
不过睡了这么久的确精神多了,这是实话
“对了,我昨晚想了想你们为什么会被打败,而且损失惨重,人数伤亡严重…原因吗…”
贝利亚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在一瞬间直接一个光线射向赛文众人
刚刚还好好的谈话,怎么下一秒就开打了?
他们反应力还算不错,在光线即将到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防护盾,挡下了这次的进攻
  烟尘飞扬,让人看不到贝利亚的位置与方向…
  “贝利亚!你果然死性不改!”佐菲大喊
  贝利亚听到这句话也不生气,迅速跑向他们那边,手中,是已经蓄力完毕即将发射的迪斯修姆光线…
  但因为在烟尘的遮掩下,佐菲等人看不到贝利亚,只能众人围在一起,以防对方从背后突袭
  但,他们落下了他们的——上方!
  贝利亚从上方发射了光线,简直防不胜防
  众人发现上空有着强烈的能量气息波动…抬头看到的便是已经向着这边发生过来带着死亡气息的光线
  被这个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没时间造防护盾了,因为光线已经近在咫尺了,无奈之下只好全部分散开,躲过这个毁灭性的攻击
  “轰——”被光线击中的地面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零碎的碎石轻轻打在贝利亚的身上
  可见破坏力是多么大!
  但这正好给贝利亚了一个可以攻击赛文等人的机会
  他们在一开始一直是聚集在一起,让人无处可以攻击,就像卷起来的刺猬一般
  但现在被分散开,便可以逐一击破!
  瞬移到佐菲身后,锋利的手冲向了佐菲那毫无防御暴露在外的背部
  但在不到3厘米的地方停下了接下的动作,缓缓的说出刚刚没说完的后半部
  “就是你们的团队合作能力还不够到位!而且,我也没有想攻击光之国的意思”
  把手放下,停止了这次简短的“战斗”
  “是,没错,你们如果合作起来定是不败的传说,但,你们的团体却非常容易打破,只要被分散开,你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佐菲他们不知该说什么,不过贝利亚说的的确没有错…当时黑暗赛罗来攻击的时候,他们就是被分散开被一个个击败的…
  真的是团队合作不够到位?
  怎么可能…
  几百几千年…都是靠团队合作来击败一个个难缠的对手的…
  也对啊…赛罗已经和他们在一起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早已熟知他们的战斗方法,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打败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在刚才你们的表现中,最让我生气的事赛文!”
  贝利亚有些愤怒的训斥着
  “赛文,你从小到大一直反应力和观察力不错,刚刚我要发射光线的时候,你应该发现的!结果在光线发出去之后,你仍然毫无反应,甚至还被光线余波给弄伤了些!这些事情,对你而言,是在战场上杜绝发生的事情!”
  贝利亚继续喋喋不休的说
  “而且你从刚开始状态就根本就不在这里!你至始至终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知不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死去一个人,就等于失去了一份可以战胜黑暗赛罗的力量!”
  没错,现在的奥特兄弟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我…我做不到!”
  贝利亚当然知道赛文的痛苦,自己唯一的亲人如今堕落黑暗,论谁心里都不好受
  “但你能不能好好想想,当初你是怎么训练雷欧的!?”
  赛文哑口无言
  对啊…雷欧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身为他的队长、他的师傅…他有何做不到!
  对啊…赛罗早已不是从前的他了,曾经的赛罗早已成为历史中的人物之一…现在在眼前的,不是赛罗,是黑暗赛罗啊!
  贝利亚见赛文重新开始振作起来,还是有些欣慰的
  “现在赛罗已经懂得了你们的战斗方法,和如何破解。所以你们需要改变另一个方案,而且也要懂得赛罗的战斗方法,这样才有可能战胜他!”
  现在,必须所有事情都要重新开始,一切不都是从零开始的吗?
  光之国的未来…是光明?是黑暗?就看他们了
  “我们其实都清楚赛罗的战斗方法对吧,你们肯定打过几次说的没错吧?”
  梦比优斯“和赛罗是打过几次,但…他的战术一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

光阴【4】

但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适应这个…孤独呢…
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悲伤的一刻
星星的光芒暗淡下去,是在为赛罗而悲伤吗?
不论是以前的赛罗,还是现在的赛罗,都是孤独的存在
开朗大方、冷漠无情的背后是不被人发现的道道泪痕…不被人发现的…心伤…
他,承受的太多太多,哭出来,也许会舒服些…
光之国——
贝利亚望了望眼前狼狈不堪的等离子火花塔,道
“等离子还在,你们的伤还是可以治好的,不过…像那些人…可能不行了…”
贝利亚指着死去的人们说着
即便赛文他们知道贝利亚不是来攻击光之国的,但还是很提防着贝利亚的一举一动,是知道他那句‘我只是来看看光之国怎么样’是不是真话
在等离子火花塔的底部就已经可以感受到能量恢复了不少,耀耀的光芒照应着这差一点就被毁灭成为历史的光之国…
“不过我在想,赛罗他是怎么黑化的?因为什么?”
贝利亚跟赛文他们几人说到
众人沉默不语…
赛文在想会不会是因为赛罗小时候流下的心伤所造成的,毕竟世界上没有完全纯净的光,因为越是纯净洁白,就越是容易被黑暗污染…
亏欠他的…太多太多,已经无法弥补了…
贝利亚问的问题没人回答,搞的贝利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额…既然都不说那我们睡觉吧!现在可是休息时间…”
虽然光之国不分昼夜,一直都像白天那样,永不变化
但贝利亚和赛文他们都知道,现在是地球的夜晚,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奥特曼他们就算在这种白晃晃的白天也可以像在夜里睡得香
不过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休息,能量和精力补充的很快,真的就像在地球一样
“不睡!”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我去你们这是练过还是针对我?说的这么齐是要对我说你们很团结一致是吗?
贝利亚感觉自己被所有人给排斥了
“光之国都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哪还有心情休息?要知道…希卡利…阿斯特拉…艾斯哥哥…大队长…他们都已经回不来了啊!”
梦比优斯很是激动的说出这句话,自己的战友和哥哥和一个个死去,论谁心里肯定都不好受
“而且现在用休息时间来想一下怎么对付这次的事件,并且让他尽快被解决不是更好吗?”
佐菲还是以前的样子,况且他熬夜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也要加快速度练习格斗和光线技巧,现在和赛罗差距太大了!必须速战速决,留给赛罗的时间越多,他就越难对付!”
泰罗也沉不住气了,毕竟…他的父母…也因为这场战斗…丧尸了姓性命啊!
“肯?刚刚没看到他的尸体啊”
贝利亚可是看了整整一圈光之国,都没看到肯…
“你当然看不到了…因为…因为父亲耗费了所有能量和生命力…变成光粒子…进到等离子火花里了…”
赛文秃废的说到,现在的赛文说话都有气无力,没有了训练雷欧时的威严和冷漠…给人的感觉完全不是赛文…就像另一个人似得…
因为赛罗吗…
“…有点跑题了…你们就是我怎么说都不会休息了是吧?”
贝利亚见一个个都不愿休息,而是想为了光之国而拼命…
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那个还是光明的自己…
呵…可笑…现在是黑暗啊…想哪些没用的事情干嘛…
不过,身体累垮了…训练再多,再强,却已经无法战斗的时候就有你们好看的了…
几乎是一瞬间瞬移到众人后面,直接一个个敲晕
佐菲他们在晕倒前只知道后颈一沉,便没了知觉…
“啧…非得打晕你们才能睡真是…”
贝利亚表示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就这幅模样还想打败黑暗赛罗?连现在的自己都打不过何况是他?
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反应力和观察力都因为长时间不休息而下降了!
不过打晕了他们,他们倒是可以休息了…贝利亚就没法睡了,为什么?
万一黑暗赛罗又来了然后全都睡着岂不就是任人宰割的猎物了?
所以贝利亚不能睡
(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