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生活中

少爷生贺文吧,应该

            宇宙历:世纪2345年

      自,皇帝凯撒.贝利亚由其子捷德奥特曼确认死亡,地球恢复了和平。其党羽莱斯等人隐匿宇宙中,不知所踪。

  

     地球以恢复和平,赛罗等人又回到了光之国。邀请捷德奥特曼去光之国定居,并给与永久居住权,和身份确认。

   

“赛罗哥哥,这样真的好吗?”一路上捷德都在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让其他奥不接受。

  

“不用担心,老爹他们早就想见你了。再说了,你可是奥特之父亲自邀请的,还为光之国做了这样的大事,不要有什么顾虑了。”在光之国外围,赛罗停下安慰着捷德。“回想以前,本少爷那时候刚刚打败贝利亚回来,站在银十字门口,心里也是和你一样的顾虑,特别是害怕老爹……但是,他出现了,还抱了。那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得,从那一刻起,我就想着一定一定要守护这个星球,守护这个拥抱。”

   

“拥抱啊,真的很温暖让我不自觉就……【小声】”记忆里闪过贝利亚怀里的自己,不是那么的温暖,却是这么的让他沉迷。

  

“抱歉,我们不提这些了,我带你去光之国到处玩玩?正好休假”赛罗合适的转了个话题,毕竟换谁亲手弑父心里都过不去。

    

至此捷德奥特曼在光之国定居了,加入了宇宙警备队。

  

宇宙历:世纪2567年

 

贝利亚残党破开放逐空间,复活了贝利亚,不,是“贝利亚奥特曼”

  

贝利亚奥特曼带来一个重要消息。

  

“有一种会吞噬世界树的虫子盯上了这个宇宙核心世界树,一旦被这种虫子附身表面没有任何疑问,但是性格会变换不定。它们繁殖能力很强,害怕光但是又吞噬光,找到母体!”虚弱的贝利亚淡然的看了一眼赛罗和捷德,“如果你们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可以来m12星球,也就是最偏远的那来找我们。”

  

由于贝利亚奥特曼的消息,光之国暂停对他的追杀,前提是他不在做任何危害宇宙的事情。光之国领袖,奥特之父肯神秘失踪……

  

宇宙历:世纪2789年

  

因为贝利亚的信息,光之国与全宇宙的生物做好准备,预防了从内部崩溃。

   

好景不长,光之国首席科研家希卡利感染一种不知名的病毒,昏迷不醒,身体里的光能被黑暗吞噬。宇宙矛头指向了贝利亚。

  

“赛罗哥哥,你认为父亲他会这样做吗?”在贝利亚复活之后捷德很开心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暗中与贝利亚交涉。

  

“不,我杀了他这么多次,他不是那种奥。我这次选择相信他。”

   

次日,希卡利苏醒遭到刺杀,身上伤害与能量证据指向了捷德。并且流传出了,捷德与贝利亚经常在怪兽墓场见面的留言。

  

“赛罗哥哥,你相信我和我父亲吗?”

  

“信你,但是……我不信他。”在面对捷德的冤情无能为力,在捷德被驱逐后,一直寻找证据。

    

宇宙历:世纪2790年


    奥特之父从放逐空间出现,重伤。


   火花再次被偷窃,光之国决定由科研家改造,首席科研家希卡利恢复参与其中……

   

杰克,梦比优斯,泰罗等奥也感染了不知名的病毒,由希卡利的“解药”治疗好。

  

光之国开始流言,赛罗奥特曼被虫族附身,想要毁灭宇宙。

 

在赛罗奥特曼找到捷德不是凶手的证据时,大队长肯亲自逮捕了他,由赛文压回候审。

   

“火花,怎么会变成黑色的……”被压回到光之国的赛罗感觉到了火花的求救声。越狱到了火花塔,看到的却是表面依然刺眼但是内核已经污黑的火花。

 

“赛罗!我本来还相信你,没想到你还是让我失望了!”赛文不知何时来到赛罗身后。

 

“老爹,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火花变成黑色的了!必须赶快净化它!”

  

“够了!给我乖乖的回去,赛罗!”赛文出手将没反应过来的赛罗擒住。俯下身凑到赛罗耳边。

     “赛罗,快逃吧,光之国变了,连大队长都……我也快撑不住了,去找贝利亚,逃!不然这个宇宙就没有光了!”赛文近身后压制着赛罗小声说着。稍稍放松钳制赛罗的力量,。

  

“老爹……”冰斧在赛文背后狠狠的擦了俩刀,侧踢,赛文为了躲过不得不松手,蹭这机会 。



“埃梅利姆切割!”炸碎了周围的建筑物后逃离。

  

“赛文!你为何没有拦住他,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是罪人了吗?还是说……你还残有光?”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抱歉,奥特之父,我没想到他会舍得对我出事。看来他连自己的“父亲”都可以……”露出后背的俩个伤口。

 

“去找玛丽治疗吧,好不容易侵入这个宇宙还吞噬了这个宇宙的最强生物,不能有差错。希卡利有办法让贝利亚感染黑暗病毒吗?我族大预言家说过这个宇宙只有赛罗和贝利亚能干扰我们。”

  

“恐怕不能,且不说我们找不到他,就算找到了,除了赛罗没有人能打败他。我之前感染这个身体时,似乎就被他发现了,他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除非……用他儿子威胁他,只要他也感染了,就能受到我们的控制,然后和你这个身体用火花撕开裂缝,然后我族将进入这个宇宙!生存!繁殖!最后吞噬在【门】里的世界树!这个宇宙从此就是我们的天下,我族将有一个容身之地!”一向以沉稳的科研家居然露出了病态的笑容。

     

银河帝国:

  

在黑暗中,一抹白显得很是唐突。那是贝利亚,没有雷布朗多控制的贝利亚奥特曼,恢复银红体纹的他,与周围的黑暗格格不入。

  

“来了?”远处一道光快速向他砸过来。“动静轻些,现在这个基地可撑不住你砸。”

  

“贝利亚,光之国变得很奇怪,连老爹都……他让我来找你,虽然我杀过你很多次,但是这次……你可不可以救救光之国?”赛罗情绪很激动,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多激烈的战斗才能过来。

  

“不能,我救不了,能救这个世界的,只有你……赛罗,记住只能用你的命去换,就用那一招,只要恢复世界树的能量,一切都可以恢复……现在,快滚!去地球,找到臭小子,好好养伤,保护好他!”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袭来,肯和希卡利他们追上来了。

“把这个交给他,我最后的胶囊,我本来的力量,我对不起他,如果可以请告诉他,我是他父亲……”

  

“贝利亚,谢谢你,我会保护他的。”拿起贝利亚受伤的胶囊,紧紧捏着。“活着啊,我的宿敌,我还要和你这个样子打一架的!”从莱斯他们准备好的虫洞冲向地球。

  

“肯,没想到在见面你会是这个模样,阴险,狡诈,黑暗。呵~你所谓的奥特之心呢?”看着自己老友变成这个样子,贝利亚不禁嘲讽起来。“算了,你也不是他,怎么,我们来谈谈?虫族。”

   

“当然了,贝利亚奥特曼,我们很想你啊,在放逐空间里可是很想你呢……我们的目的不言而喻,选择吧?”从肯的计时器中,出现一只小虫子,那是由母虫控制的第一代子虫。母虫可以直接控制子虫对话。

 

“我答应过他不在作恶,所以,不必废话,开始吧?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比雷布朗多厉害?”帝国中涌出许多怪兽,将贝利亚护住。一时间整个银河帝国吵闹不与。

 

“想动陛下,先踏过我们的尸体!”即是在弱的皮古萌都出战,为了宇宙。

 

     地球【假设宇宙时间与地球时间对不,因为我不想算时间】

    

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在令人踩到香蕉皮和地面来给亲密接触之前,赛罗进入他体内。

  

“哎哎,赛罗?你怎么来了,伤的好严重啊”

 

“令人,宇宙出大事了……有见到过小陆吗?我有事情找他。”赛罗已经累到极致。“我休息会,你可以去找小陆吗?告诉他贝利亚已经被抓了,光之国被感染,靠他找到【门】,找到世界树……💤”

 

令人将消息带给了小陆,与此同时光之国的某个房间里。

  

“死心吧,想控制我?你也太小我了,虽然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控制肯的。”遍体鳞伤的贝利亚依然还保持着清醒。

  

“因为他的噩梦是你啊,我很简单的就侵入了,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把自己关入放逐空间里,然后遇到你……”肯,不,应该说子虫正控制着奥父的身体,无情鞭打着贝利亚。

“没想到你意念这么强,三倍剂量的黑暗病毒都没有能感染成功。看来,我得想过其他的办法。”

  

“呵,赛罗捷德,他会成功拯救世界树的……”

 

“那不一定哦,毕竟只要控制你,利用火花的能量就可以撕开裂缝,我族母皇就可以来此繁衍!现在,让我试试这种方法能不能感染你……”

  

“休想!额!住手,你敢!”

 

“乖,打开你的生殖腔吧……”

  

  

    

        地球

经过令人的大量进食,给了赛罗足够的恢复能量,没几个小时赛罗就醒了。

   

“赛罗哥哥?”小陆安静的坐在对面,短短的几年让他改变的了很多。

 

“捷德,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不是你又不是贝利亚,是……奥父和希卡利。他们被感染了,现在就连你父亲都……”


“赛罗哥哥,我只想知道怎么拯救这个宇宙,拯救父亲,其他我都不想管”一瞬间,赛罗在捷德脸上看到了沧桑

 

“不知道,贝利亚只告诉我找到世界树,给它能量,和保护好你。”拿出贝利亚最后给他的胶囊“给你,小陆。他让我告诉你,他是你父亲,不会离开你了。”

  

“我感觉到了,赛罗哥哥,我感觉到父亲已经被感染了,怎么办……我不想在失去他。”接过胶囊,温暖的力量进入捷德体内,霎时间让小陆流眼泪了。

 

“既然贝利亚让我来找你,那么你身上就应该有线索的……他没有给你什么吗?”赛罗隐隐感觉不安,就在刚才,他和火花最后一点联系消失了。就连与父亲的感应都愈来愈弱。

   


宇宙历:世纪2791年

  

确定光之国被感染。

  

大队长肯与副队长贝利亚利用火花撕开宇宙裂缝。至此,虫族入侵,大量虫族开始吞噬宇宙中的个个星球。地球无法幸免于难,好在赛罗宇宙警备队赶过来驻守。

   

“哟,小赛罗,你们这闹虫灾呀?放心我和烤鸡帮你搞定~”火焰红莲依然是欠揍的语气,但是火焰还是对铺天盖地虫族有着克制。

  

“不要叫我烤鸡,我是钢铁武士! ”虽然是个机器,但是拥有着感情的可靠伙伴呢。

 

小型虫族啃食着人类建筑与人类躯体,而人类还在自我内战。光之巨人只剩下了赛罗,捷德和赛罗警备队等人……宇宙78%落入虫族统治。

 

“赛罗哥哥,我知道怎么找到世界树了……但是,赛罗哥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我说如果可以,能不能亲我一下?”小陆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了。

  

     一个吻,定下了一个约定。

  

小陆变身了,用的贝利亚给的那个胶囊。用捷德生命支撑起来通往世界树的门,用赛罗宇宙警备队生命支撑门的安全。

   

“赛罗哥哥,加油……”一个虚弱的笑容,这是留个赛罗最后的礼物。

  

“赛罗奥特曼,放弃吧,加入我们……”奥父与贝利亚同时出现。贝利亚稳住了捷德的力量,奥父与赛罗同时冲进【门】里

   

     【门】

  

睁眼,一棵巨树出现。同体透明散发着无尽生命力量,这就是世界树。

  

一道身影在树下,是肯。他在破坏世界树的根基。

  

“住手!”赛罗冲上去扭打着。

  

就算肯被控制无法发挥最大实力,但一般力量也足以吊打赛罗。在与赛罗对打时,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已经啃食着世界树,一时间整个宇宙开始动荡不安。吞噬光的黑洞,原本包裹着宇宙表面的混沌像破碎的鸡蛋壳一样,都是裂缝。

  

“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要啊……不要在破坏我想守护的一切了……”被踩在地上的赛罗发出绝望的嘶吼。

  

“就这样,绝望吧!加入我们吧!哈哈哈哈,来,捷德,亲生感染他吧……”

  

赛罗宇宙警备队,全灭。

  

捷德,由贝利亚感染控制……进入【门】

 

“嗤”这是捷德闪光刺入赛罗计时器,破碎的声音。

 

“对不起,赛罗哥哥……为什么不加入我们……”泪流满面颤抖的手轻轻擦拭着赛罗金色的血液。

   

世界树崩溃了……整个宇宙失去了光,陷入绝境。

  

“赛罗,唯有以命抵命……”不知是谁的声音一直回荡在临死的赛罗耳边。

  

“我,赛罗奥特曼,愿意用一切代价交换这个宇宙的存完。哪怕灰飞烟灭,哪怕整个消失与宇宙,我愿以命抵命……求你了,世界树,请别放弃这个宇宙……我愿意代替你,永生永世站在这里为你守候。”这是赛罗用最后意识说出的话。

   

“我在这里,自从有了意识就一直站在这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无聊透顶,我可以给你力量,但是整个宇宙都将忘记你……你会成为新的世界树,这个代价你愿意吗?”

  

“愿意!请给我守护这个世界的力量吧!我即使他们忘记,我也愿意守护他们!因为,我是赛罗奥特曼,赛文奥特曼的儿子!”

   

    金光中,代表希望的赛罗,站起来了。


“我是赛罗,赛罗奥特曼!赛文奥特曼的儿子!”

   

“光辉赛罗,时光倒流!”贝利亚冷冷的看着一切。“都结束了,光永远不会被磨灭。”

   

              时钟逆转,齿轮后退

     

           时光倒流,日月交替。关辉流逝,一切恢复。

   

世界一切照旧,捷德还在光之国居住,奥特之父在光之国守护着火花,希卡利依然在研究院里与梦比优斯一起吃咖喱。赛文依然作为他的行星观测员,贝利亚还在放逐空间养老。

    

是否少了一位少年?不,没有,因为他已经“消失”了,为了这个宇宙,化作新的世界树,用另一种方式守护这个宇宙。

  

没有人会记得他,没有人……

 

“赛罗奥特曼……我儿子还等着你呢……”

  

不一定对吧,这个世界充满奇迹,不是吗?

      

                                                        完


冒着被举报的风险让大家吃粮,肯贝,贝肯,虽然有点冷…,由L太太画赠。

第三次了……在屏蔽就链接吧!!因为被屏蔽,倒着看 ̄  ̄)σ
我和某包大佬合写的一篇,我写上她写下【肯贝肯】
想要评论……嘤嘤嘤,这是新文的番外,新文还没动手,但是把番外憋出来了!

俩个小短片

鬼节即兴发挥写的,如有撞梗,删。

片段1     鬼节
   传说每到鬼节之时,鬼门关大开,死去的灵魂分分涌出去寻找亲人的乞怜而烧的纸钱和食物。
    而那些罪孽深重的鬼也可以在这天从地狱无尽的折磨中探寻亲人。
   光之国
   众所周知光之国是没用黑夜的,也不信鬼神之说,因为死后身体与灵魂都会回归火花塔为它提供能量。
   很不巧,某个堕入黑暗的战士因为时空裂缝的原因。并没有完全的回归火花塔,而今天就是传说中鬼门打开的日子,那么这罪恶滔天的鬼魂会做什么呢?
   地球
  一位少年在自家门口星云庄烧着什么。
 “抱歉……”少年一直对着空气不断道歉,一遍一遍,直到瞳孔中倒影的火光慢慢熄灭。
   少年走后,风吹过,带起片片纸灰。一个淡淡的身影显现,那是!银红色的花纹,熄灭的计时器,微微上调的眼灯,无一不述说着这个身影的名字,没错,他就是早就已经死去的贝利亚。
  此刻,贝利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地面的纸灰与食物。他还有时间,在鬼门关关门之前,他要去完成他一直遗憾的事情,并且要在明天之前回到光之国回归火花,否则……孤魂野鬼也罢,要是变为厉鬼再次祸害宇宙,他已经受够了。
    寻着少年的步伐,轻轻飘进星云庄里。看着还在吃泡面的少年,微微发怒。他很想告诉少年,星云庄的账户里有他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可是,不能触碰,无法听见看见的灵魂态。
   少年突然自言自语起来“呐,父亲,他们都说今天是鬼节,死去的灵魂会出来寻找自己最亲的人寻求他们的乞怜……您,会来吗?”回应少年的只有寂静。
   “唉……我真傻。”自嘲一会,少年就抵挡不住困意渐渐睡去。
    在确认少年睡熟之后,贝利亚才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光能量轻轻包裹住少年,就像把少年完全抱在自己怀里。虽然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但是为了自己孩子在所不辞对吗。
    睡梦中的少年只觉得自己身处于温暖的怀抱中。
“好温暖……好……就像,就像……”就像自己被父亲抱住的那时,只不过少了许些黑暗与疯狂。
   天快亮了,他得走了,只在少年额头上留下一个触碰不了的吻。
“铛,铛,铛”
“再见,我的儿子……”
   
片段2   鬼节
      一次次的战斗磨灭了少年的稚气,他变得坚韧,强大,如同他父亲一样。日复一日,守护着地球,直到新的战士替代了他。
     
      渐渐衰老的身体让他明白自己时日不多了,毕竟自己还有地球人的血脉,并不像赛罗哥哥们拥有长久的寿命,他会衰老,会死完,身体化为尘土,灵魂化为乌有。
        
     “是不是死了,也可以见到父亲了呢?”少年不止一次这样想着。
   最终,少年选择战死,在鬼节这一天与一个强敌同归于尽。
    
     很疼,四周都是黑暗,冰冷的,绝望的黑暗……
 
       睁眼,他看到自己透明的双手,轻叹,他和他父亲一样没用回归火花塔……
   
 少年蜷缩起来,陷入沉睡。一道门,在少年睡着之后开启,柔和的白光中,走出一道身影,轻柔的抱起少年再次回到门里。
 
 “欢迎回家,儿子”温柔的轻吻终于触碰到少年的额头。

漫展上看到的,哇哈哈哈23333333,被我强迫做各种羞涩的动作~本来还有雷狮来调戏金的,但是手滑删了,哭唧唧

光阴【7】

黑暗赛罗…和当年的我真像…——by贝利亚
  光明…并非我宿主!——by赛罗
  赛文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给了他照耀内心的光芒
  让他有了勇气来面对这个残酷、冷漠、不公平的世界
  赛文教他许多防身和格斗招数,在他努力刻苦的练习和自身天赋极高的磨练下,在同龄人里已经很少有能打败他的了
  他一天天的成长起来,变得越发的强大
  但他不欺凌弱小,他只不过是想不被欺负而已,想保护自己而已…
  赛文与梦中的那个现实中不存在的“父亲”的红色身影几乎完全重合
  所以在赛罗跟赛文说可以叫他父亲的时候,赛文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赛罗内心里被封锁的光明大门也有要敞开的迹象
  而且——赛罗在这么多年里,第一次,开心的笑了
  他有父亲了…他有亲人了…他不是孤独一人了
  但…赛文给了他希望,却又亲手把它——捏的粉碎
  他内心好不容易多了点色彩,却因为这件事…变得比以前更加的黑暗…阴沉
  封锁光明的大门不但没有打开,反而多了一层枷锁…
  某天赛罗遇见了他最不想遇见的一些人,就是当初在他没有抵抗力的时候一直欺凌他的那些人
  一开始他们挑衅赛罗,他并没在意,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但后来不知道谁最先上来要给赛罗一拳,结果被赛罗一个过肩摔给直接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后来一看一个人不行就直接一起上了,谁知当时的赛罗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他了
  现在的他,可以毫不费力的打败比他大些岁数的人
  在几分钟的打斗后,赛罗依然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旁边躺着的都是那些想欺负他的人
  当时他比那些想欺负他的人还要小了平均两岁左右…
  赛文巡逻的时候,正好看到赛罗在和那些人打架,结果不意外的全都被赛罗打倒了
  急忙过去看看他们的伤势
  赛罗看到赛文的时候正想解释,却被赛文打断
  并且非常冷漠的对赛罗说
  (你…不陪当我儿子!)
  这让赛罗内心的希望一下跌倒谷底,感觉心被谁重重的捏了一下,心脏要裂开似得痛苦
  心…在流泪…在流血…
  之后赛罗便在福利院一直不肯出门,不管外面的赛文怎么叫也没有任何回应——赛文在回去警备队的时候从那些人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真相,他知道…自己错怪了赛罗他让赛罗伤心了…
  什么叫他不配当自己儿子…明明是自己——不配他他父亲!
  赛罗好不容易出来了,但却消瘦了很多,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冷漠…表面一点波澜都没有…
  璀璨般的眼眸也不再明亮…反而异常的…黯淡…一点光芒都没有的黑暗…
  (没人可以相信…没人!)
  孤独…才是我永恒不变的宿主!
  8岁那年——赛文要去那个被称为“水星”的地球去战斗,去保护那里的人们,为他们而战斗…
  但在赛文走的那天,他并没有看到那红蓝相间的身影
  还在生气啊…都这么久了…
  直到最后也没有看到他,带着懊悔和自责飞向了地球
  可能赛文不会知道,赛罗一直在等离子火花塔的顶部坐着看着他,注视着他
  可能赛罗并没有那么恨赛文吧…
  10岁了,赛罗在竞技场获得了“不败传说”的称号
  看着一个个对手被自己打倒在地,自己内心却没有一丝开心的感觉
  不败传说又有什么用?
  有何意义?
  还不是照样没有人会靠近他,反而更加的疏远…他们嫉妒赛罗的天赋,眼红赛罗的强大
  现在的赛罗…任然是被别人当做怪物、怪胎来看待…
  没人把他当这个星球的一份子
  也没人把他当同类来看待…
  他注定——是孤独的吗?
  他注定——不会被接受吗?
  他又想到了几年前,把他当亲人一般看待的赛文…因为赛文接受他,帮助他,关心他…
  那绝对是他直到现在为止最开心温暖的几天…
  过去早已是过去
  回不来了…
  不知为何…晶莹的眼泪流下,滴在光滑明亮的地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急忙擦干,好在没人看到
  哭?为什么哭?哭给谁看?
  对啊…孤独的人…再哭…也不会有人去关心他,问候他
  (我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呢…)
  12岁,已经没人敢惹他了,没人能欺负他了
  把当年欺负自己的对手一个个打趴在地上,跪着求饶着说不要杀他们…
  他们的眼里全是恐惧、不安和惊慌
  其中有几个还说——我们不能互相残杀啊…
  互相残杀?我没有啊…我又不是你们同类…我是怪物、怪胎、孬种…懂吗?恶心…为了逃命,连尊严都没了…
  他肆意嘲笑着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那群人,把他们欺负自己时的话语全都还给他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当初你们怎么对待我的,我现在加倍奉还!
  虽说他笑了,却也不是真正发自内心开心的笑,而是——嘲笑
  即便这样,也无法掩盖眼中的冷漠
  他不在脆弱
  他不在哭泣
  他变得坚强
  他变得冷漠
  14岁的他走在街上,无意中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面有一个人被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干什么
 敏锐的耳朵听到了那个人的哭声,走过去一看——他被那群人他被那群人围打中
  那些人正是欺负自己的那些人
  他们现在打不过自己,就找比自己还弱的人去欺负他们,把他们当出气筒
  不知为何,明明想掉头就走的赛罗却还是走了过去,示意让那个被欺负的人先走
  那群人看到是赛罗不禁大惊失色,但这回却没有逃走,他们找了一个大一些的人来对付像赛罗这样的人
  可惜…还是被赛罗几招搞定
  刚想走出去的时候,便看到眼前突然暗了下去,一个火红色的身影挡在了面前——是赛文
  当时赛罗内心还非常激动…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
  但等待赛罗的却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正好打在自己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但,表面不是最疼的…心,才是最痛的…
  他还没反应过来,赛文就训斥到(当年教你那些格斗技巧,不是让你欺凌弱小的!这么多年,还以为你可以长点记性,没想到还是这样!你太让我失望了!)
  有些缓过神了之后,突然大笑起来,还带有一些哭腔…
  (对啊…我欺凌弱小了…我让你失望了啊…)
  果然你说的没错…我不配…当你儿子…
  赛文看着这样的赛罗,感觉自己可能看错了事实,但当赛文回过神的时候,赛罗已经离开了…
  带着沉重的心伤,离开了赛文的视线中…
  过几天赛文见到赛罗的时候是在银十字里,全身都是伤口和淤青
  有点胆怯的问身旁的艾斯(他…怎么受伤这么严重?他不是很厉害吗?)
  (见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心不在焉,过了一会便看到他被那群小混混给围打…我上去制止了他们并押送到警备队让他们反省一下…哦对了,还有一个小孩也过来说这几个人欺负他…看来不光需要反省,得拘留几天了)
  然后给赛文看了一下不知何时出现的屏幕,上面的人就是他看到赛罗打败的那几个——原来他们是混混…那也就是说…
  我又一次让赛罗…伤心失望了…
  他只不过是为了保护那个小孩,他并没有做错啊…
  我竟然打了他…我竟然亲手打了根本没有错的——亲生儿子!
  赛罗醒来后,对赛文已经任何好感都没有,甚至比对陌生人还要冷漠至极…
  赛文也没说什么,毕竟也是自己的错…他想恨…就恨吧…
  15岁了
  他已经和几年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现在的他,实力已经可以完全碾压比他还要大许些的梦比优斯了
  他曾认为现在的他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在未来的几天里他又立刻否定了这个事实…
  他有了一个愿意和他待在一起的——朋友
  赛罗从来就没有想过竟然有人想和他这个怪物交朋友…
  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做任务、吃饭、练习格斗…
  赛罗对他也从开始的冷漠变为接受
  他感觉很开心
  但却不知为何想到了赛文那火红的身影…
  几天后有一个任务需要他和那个朋友还有一些同龄人一起去完成但,任务中出了些小问题,他们遇到了7头怪兽
  从来只是在竞技场用虚拟怪兽来练习的他们根本没有实战过,见到这几头怪兽便全都慌了
  笨拙的冲过来到赛罗众人的身旁,已经被惊吓到不知道怎么攻击的那群人全部被怪兽一个个咬烂、撕碎…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
  当然,其中还有着赛罗朋友的血液…
  当时赛罗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疯也似的冲向那群怪兽,摘下有着寒气的两个头镖,将那些怪兽一个个砍倒
  脸上还溅上了许些怪兽那粘稠的血液…
  他是唯一一个在这次任务中活下来的人——当时出去做任务的人总共有10人!
  明明自己是被派去要保护他们的…
  在那群人中明明自己最强…却也保护不了他们…就连唯一一个愿意把自己当朋友的他…也没保护好…
  真是一个废物…
  好不容易有了朋友
  好不容易,内心的冰有融化的迹象
  却又破碎掉,就像从前,赛文给自己的感觉一样
  终究是孤独的…
  终究是怪物
  没人要的野孩子
  仅此…
  而已…
  不配拥有爱,从来都是…
  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感觉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在了…
  可以理解他的父亲没有了…为什么…愿意和他说话的朋友也没有了…
  但命运就是如此的喜欢开玩笑…
  他知道——他需要变强!变得更强!

光阴【6】

“这样啊…”
  贝利亚走到废墟旁边,弯腰,像是要捡起什么东西似得
  泰罗“你要做什么?”
  “模拟一下赛罗攻击光之国的情况…”
  “模拟!?”
  众人异口同声惊讶的说到
  “你们还是不懂赛罗,我和他打了这么久,我也知道了些,所以,现在要再造洛普斯,不过,是要造当初第一个造出来的黑暗·洛普斯·赛罗!”
  当初第一个造的洛普斯是最成功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的…
  也因为当初材料不够,后来造出来的洛普斯都达不到要求,就等于次品了
  光之国的废墟对于贝利亚而言就是个宝,几乎都可以成为制作材料,所以制造起来可比在银河帝国那边造的快些,而且质量更好一些
  此时,黑暗赛罗好像也知道了贝利亚他们要准备反击似得
  但他并没有慌乱,反而非常镇定和冷静
  现在是什么情况?明明知道对方要攻击,却不准备防御…他到底在想什么?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下一次战斗…一切事情,就该结束了…)
  黑暗赛罗表情凝重,仍然是以往的冷漠,这和那个给人感觉很心疼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洛普斯也已完成,现在的这个洛普斯的战斗力就犹如当年在怪兽牧场第一次见到的赛罗一样——
  爆发能力异常的强
  赛文等人单打赛罗的时候,没人能打败他,但贝利亚让他们群攻的时候,洛普斯也有些招架不住,所以贝利亚就让他们一直练习团体合作进攻
  现在的贝利亚真的很像一个教官
  休息时,雷欧问贝利亚
  “你怎么这么了解赛罗?洛普斯的战斗方式…真的…好像他…”
  “太像了…”
  雷欧都不禁感叹
  这和当初那个还是自己徒弟的赛罗…太相似了
  要不是因为洛普斯的颜色和他没有情绪的声音,可能真会把他当赛罗来看待
  当然,赛文他们都这样
  口上说他们很恨赛罗,但,赛罗终究是他们的一员…虽然心里恨他…也非常爱他…
  他的欢笑
  他的眼泪
  他的不屈…
  都是不变的过去…
  他们多么希望,那个开朗的大少爷再次回来…
  但有些事,发生了,就再也挽不回来了…
  “我了解赛罗啊…不光是我和他当了这么久的宿敌…还有一件事…”
  贝利亚缓缓说到
  “什么事?”
  “知道当年我强制附身赛罗的那件事吧?当年附身后,我看到了——他的记忆…”
  “!!!”
  “就因为看过他的记忆,我才能知道,那个看似很开朗的大少爷…其实很悲伤…”
  “…记忆…吗…”
  记忆回忆
  光之国虽然一直都是光芒四射,人们都是互相帮助,人人相处的都异常和谐,所以被宇宙之外的人们都说是没有纷争和光明的星球
  但,这只是表面的光明,人们其实不知道光之国在这耀眼的光芒下是多么的肮脏…
  福利院内,一个小小的看似只有5岁左右的身躯蜷缩在一个角落,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和淤青
  金色的眼眸里有着不符年龄的冷漠和倔强
  弧度不算大的两个头镖发出寒冷的银光
  他,就是——赛罗!
  5岁的他不懂得反抗
  经常一群比他大一些的人总合伙欺负她,嘲笑他,嘲讽他
  就是因为他不符合常人的红蓝双色…
  就连福利院的院长也瞧不起他
  5岁的他,经历了和他同龄人完全不相符的童年,一个…阴暗的童年…
  小孩欺凌他
  大人瞧不起他
  所有人都远离他
  说他是恶魔派来诅咒他们的
  一句句话刺进他那幼小而脆弱不堪的心脏
  流下的泪水不是咸的…是苦涩的…
  虚伪善良的背后,藏下了太多的…冷漠…与残酷…
  表面的光明…遮掩住了漆黑的黑暗…但遮掩不住黑暗的本性…
  7岁的他,知道了什么是反抗
  也尝试过反抗
  但又有什么用呢?
  反而得到的是更多的欺凌和挨打而已…
  所以他便不再尝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一切的疼痛
  孤独的他
  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旧伤未好,新伤却多了许些…
  但,他幸运的遇到了那黑暗中的一丝光芒…照亮心中的那一缕曙光…
  他,遇见了——赛文

光阴【5】

对于过去,现在的我是影子…——by贝利亚
  对于现在,过去的我是影子…——by赛罗
  第二天雷欧是第一个醒来的
“啊…昨天竟然被打晕了…”
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眼神有些迷茫
“醒的真慢…你多久没休息了?”
贝利亚看着一旁刚刚“睡”醒的雷欧问道
这是多久没休息了啊…昨晚下手不重,本以为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一两个人…结果一个个都睡得跟死了似的
一看就知道好久没休息造成的
一个个都没有自觉性…让人头疼…
算了,毕竟都还小,不懂事…
地球,对于贝利亚而言,他们都只是乳臭未干的小孩而已,毕竟他已经15万岁了
“不记得了…”雷欧略显尴尬的说
“…”
果然好久没休息了…
而后,接二连三的赛文等人也都醒来
“这几天你们必须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别总是嘴硬说不睡!看看你们一个个,被打晕之后这么久才醒来,万一真在战场,你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贝利亚现在真的好像在教训一群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
赛文等人也只是沉默不语
不过睡了这么久的确精神多了,这是实话
“对了,我昨晚想了想你们为什么会被打败,而且损失惨重,人数伤亡严重…原因吗…”
贝利亚没有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在一瞬间直接一个光线射向赛文众人
刚刚还好好的谈话,怎么下一秒就开打了?
他们反应力还算不错,在光线即将到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防护盾,挡下了这次的进攻
  烟尘飞扬,让人看不到贝利亚的位置与方向…
  “贝利亚!你果然死性不改!”佐菲大喊
  贝利亚听到这句话也不生气,迅速跑向他们那边,手中,是已经蓄力完毕即将发射的迪斯修姆光线…
  但因为在烟尘的遮掩下,佐菲等人看不到贝利亚,只能众人围在一起,以防对方从背后突袭
  但,他们落下了他们的——上方!
  贝利亚从上方发射了光线,简直防不胜防
  众人发现上空有着强烈的能量气息波动…抬头看到的便是已经向着这边发生过来带着死亡气息的光线
  被这个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没时间造防护盾了,因为光线已经近在咫尺了,无奈之下只好全部分散开,躲过这个毁灭性的攻击
  “轰——”被光线击中的地面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零碎的碎石轻轻打在贝利亚的身上
  可见破坏力是多么大!
  但这正好给贝利亚了一个可以攻击赛文等人的机会
  他们在一开始一直是聚集在一起,让人无处可以攻击,就像卷起来的刺猬一般
  但现在被分散开,便可以逐一击破!
  瞬移到佐菲身后,锋利的手冲向了佐菲那毫无防御暴露在外的背部
  但在不到3厘米的地方停下了接下的动作,缓缓的说出刚刚没说完的后半部
  “就是你们的团队合作能力还不够到位!而且,我也没有想攻击光之国的意思”
  把手放下,停止了这次简短的“战斗”
  “是,没错,你们如果合作起来定是不败的传说,但,你们的团体却非常容易打破,只要被分散开,你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佐菲他们不知该说什么,不过贝利亚说的的确没有错…当时黑暗赛罗来攻击的时候,他们就是被分散开被一个个击败的…
  真的是团队合作不够到位?
  怎么可能…
  几百几千年…都是靠团队合作来击败一个个难缠的对手的…
  也对啊…赛罗已经和他们在一起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早已熟知他们的战斗方法,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打败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在刚才你们的表现中,最让我生气的事赛文!”
  贝利亚有些愤怒的训斥着
  “赛文,你从小到大一直反应力和观察力不错,刚刚我要发射光线的时候,你应该发现的!结果在光线发出去之后,你仍然毫无反应,甚至还被光线余波给弄伤了些!这些事情,对你而言,是在战场上杜绝发生的事情!”
  贝利亚继续喋喋不休的说
  “而且你从刚开始状态就根本就不在这里!你至始至终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知不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死去一个人,就等于失去了一份可以战胜黑暗赛罗的力量!”
  没错,现在的奥特兄弟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我…我做不到!”
  贝利亚当然知道赛文的痛苦,自己唯一的亲人如今堕落黑暗,论谁心里都不好受
  “但你能不能好好想想,当初你是怎么训练雷欧的!?”
  赛文哑口无言
  对啊…雷欧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身为他的队长、他的师傅…他有何做不到!
  对啊…赛罗早已不是从前的他了,曾经的赛罗早已成为历史中的人物之一…现在在眼前的,不是赛罗,是黑暗赛罗啊!
  贝利亚见赛文重新开始振作起来,还是有些欣慰的
  “现在赛罗已经懂得了你们的战斗方法,和如何破解。所以你们需要改变另一个方案,而且也要懂得赛罗的战斗方法,这样才有可能战胜他!”
  现在,必须所有事情都要重新开始,一切不都是从零开始的吗?
  光之国的未来…是光明?是黑暗?就看他们了
  “我们其实都清楚赛罗的战斗方法对吧,你们肯定打过几次说的没错吧?”
  梦比优斯“和赛罗是打过几次,但…他的战术一直不定,让人捉摸不透”